啾一口奶汀

开到荼靡

Mint.一颗薄荷糖🍬:

是妈提不动刀了么🙃

【皇权富贵】那个黄教官!过来一下 「上」

// 冷酷醋精教官丞 × 初来乍到实习教官昊

*第一次写文 很多不足 文笔渣求轻喷
有什么建议也都可以提呀

      
    

       七八月对军训基地的教官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日子。一批批新生都带着一副金贵架子来受这所谓
的“苦” 这种时候苦点累点也就罢了,可这些个学生那儿能那么好对付?一个个可都金贵着呢嗓门稍微大点儿几个女孩就开始哭哭啼啼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还有几个不服气的臭小子能当场跟你杠上。就这都还算轻的呢做为一名合格的教官你还必须成为那些学生茶余饭后、被迫熄灯之后的深夜话题 内容嘛大多“少儿不宜”。

要是一个不小心跟隔壁教官来了个“确认眼神” 过不了多久你俩的“奸情”也基本是实锤了。

可见新生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这批学生是军训月以来的第一批学生 对此教官们至少还算有点激情。

“同学们好,我是本次军训一班的教官范丞丞 你们可以叫我范教官。之后的几天里你们必须听从我的安排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 否则后果自负, 跑圈 军姿如果喜欢的话你们随意。”

“同学们好!我是黄明昊你们二班的教官 我知道让你们一下子脱离舒适的暑假来接受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这对你们来说是个历练,大家都要配合我好吗?”

很显然这位黄教官是刚来这没多久的新人教官没跑了,根本还没意识到跟这些学生使用疑问句所带来的的后果。

初来乍到新生们也都是激情满满 一个个对教官还算配合。一天下来还算顺利。


“一、一、一二一——”

“立正! 稍息。”

“第三排左边第一个!让你动了吗?动打报告不知到吗?出列。”

被训的男生被这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搞得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跟教官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出列!”

“噗…”

底下一阵哄笑…“他以为他是道明寺吗哈哈哈哈哈哈”

“要陪他一起?”范丞丞对着那些正笑的欢的学生看去。

——鸦雀无声——

“诶诶 一班教官好凶啊不过长的还挺帅 幸好咱没被分到一班,还是咱教官好 看起来好欺负嘿嘿… ”

“去去去 明明我们教官更帅!”

“诶 你们不觉得一班教官跟我们黄教官很配吗?”

“诶对对对你也这么觉得啊!”

“是啊是啊是挺配的 实习教官和冷酷排长这设定给力爆了啊啊啊!”


黄明昊无语 …这时候还能犯起花痴聊八卦 啧 “安静了!” 黄明昊这声并没有喊多响 自己刚来这实习没多久实际上跟这些学生也差不上几岁自然不太好意思去用那种严厉的语气去跟学生们说话。可仁慈的后果自然就是没几个人搭理他,没办法了。


“安静了!怎么?没看够吗?你们也要试试?啊!是嘛!”

他们黄教官第一次对他们吼那么大声 学生们也不是傻子知道这次教官是真生气了就纷纷安静了下来 可他们教官最后一个“吗”子破了音 实在是让太好笑了不笑不不是人啊!一个个都跟被点了笑穴一样笑个没完没了。

起初黄明昊自己也一下没忍住 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对着学生又是一通吼 可算是安静下来了。

“对这些学生还是严厉点好别老嬉皮笑脸的。” 这是黄明昊胜任教官以来得出的第一个经验。


“好了 一排所有班注意 现在各班可以开始休息!”排长范丞丞下了休息的指令。

也就这时候范丞丞说这句话的样子在那群学生眼里简直是天使下凡 太特么帅了。

“好了 立正!接下来大家可以休息了 不要乱跑,可以去喝水,喝完了就回来原地坐下 听到了吗!”

“听到了!”

“大点声!还想不想休息了!”

“听到了!”

经过两天的相处黄明昊也算是在这些学生面前建立了一些威信 虽然私下还是跟他没大没小嬉皮笑脸的 不过上课的时候还是给足了黄明昊面子。

“教官!你那儿还有多余的水吗?我忘带水出来了 就喝两口就行。”

黄明昊这也只有一瓶刚刚其他教官送来的水而且还是自己喝过几口的 不过他倒也是不介意 都是男生没那么多讲究 就怕…  黄明昊把水拿在手里给那个管他要水的男生递了过去。

“那个…我这有一瓶喝了几口 你不介意的话就…”

“不介意!教官你那么帅我不嫌弃的。”


只是这一切都被隔壁班教官范丞丞看了去。

“那个 黄教官!过来一下。”

“诶诶看一班教官在叫我们教官过去呢!”

“我就说吧 看看!看看!他俩就是一对没跑了”

“我靠我靠我脑袋里剧情已经出来了!”

二班的大多女生现在都挤成一堆死盯着他们的黄教官向一班走去,一边还在激动的讨论。

当然女人的心思都是有相通之处的,此刻更是一点就通 果然隔壁一班的女生也是一个样。两个班女生互相对了下眼神 确认了是同一战线的人。

双方都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俩教官那边 意思是说“听听他们说啥。”